视频]搅拌机掀掉半边脸 坚强妻子助夫重生

2005年10月的一天,一名年轻妇女搀扶着一个男人走进了西安市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二人的到来立刻引起了人们的注意:那个被搀扶的小伙子,脸被纱布和口罩裹得严严实实,显得异乎寻常。当接诊的医生、护士揭开那小伙子脸上的口罩和纱布时,人们一下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一个胆小的护士还吓得叫出声来。

那张脸犹如恐怖片里的恐怖镜头:大半个脸没有了,眼睛瞎了,眼皮耷拉着,面部是一个大洞,舌头在外面,直接就可以看到嗓子眼里面去。

小伙子名叫陈勇,来自重庆市油溪县。受伤前,他拥有清秀的面容和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2005年7月19日这天,一场意外事故彻底打破了平静的生活。

那天,在镇上一家蚊香厂任机修工的陈勇,发现拌料的搅拌机底部裂了一条缝,就关了搅拌机电源,将头探进机器里去焊接,可匆忙中的他没按操作规程关闭总电源。一个工友不小心碰动了搅拌机电源,机器突然转动起来,上半身在搅拌机里的陈勇顿时一声惨叫。得知陈勇出事故了,同在一厂的妻子李秀清的第一反应是:丈夫的手可能断了。没想到从搅拌机里拖出来的丈夫伤得如此惨烈:他多半边脸的皮肉被掀走了,面部血肉模糊,骨头外露,生命垂危。

在几公里外的江津市医院,医生帮陈勇止血后告诉李秀清,陈勇随时有生命危险,而更坏的消息是,即使他能够活下来,以后也没有嘴没有脸,不能说话、吃饭,只能像个怪物一样生活。

李秀清不甘心就此放弃,她把丈夫转到了重庆某大医院。经过一系列的复杂手术,陈勇的命保住了。但医生告诉李秀清:想让陈勇恢复吃饭和讲话是不可能的。希望破灭了,李秀清当即伤心流泪。手术后陈勇没有了嘴巴,口水不断顺着伤口流到脖子里,而且只能靠气管切口呼吸,通过胃管注射食物维持生存,若治不好,他将一辈子这样痛苦地活着。

为了修补丈夫脸上的窟窿,也为了寻回曾有过的那份平静与幸福,李秀清跑遍了重庆大大小小的医院,可结果总是令人失望。就在她几近绝望时,蚊香厂厂长刘鸿义终于联系上成都的一家大医院,据说这家医院在颌外科领域堪称国内一流,能帮助陈勇恢复脸部的部分功能。受到这个好消息的鼓舞,李秀清忙和刘厂长带着陈勇匆匆赶往这家医院。

没想到,这家医院的医生看过陈勇的伤情后,谨慎研究了一个月,给出的答复却是只能给陈勇做一个赝复体,这个赝复体没有什么功能,只是个假脸蒙着遮个丑,陈勇仍是不能吃饭,不能说话。

三个多月来,一直坚持认为有办法治疗的李秀清,此刻也感到前所未有的迷茫:究竟还有没有办法还丈夫一张能吃饭和说话的嘴脸呢?

就在李秀清感到一筹莫展时,刘厂长再次打听到了一个消息:位于西安的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也许能帮陈勇修复缺损的脸。虽然希望渺茫,李秀清还是带着丈夫踏上了前往西安的求医之路。临行前,她特意用纱布和口罩把陈勇的脸遮掩起来,以免一路上吓着别人。

从事此专业数十年,各种各样的伤见过无数的颌外科主任刘彦普教授,面对陈勇一时也没有什么好的想法。做了详细检查后,刘教授及其同事们更是感到无从下手。

正常人面部骨骼是下颌骨和上颌骨对称,面部左右对称。可从CT扫描可以看到,陈勇右侧面骨自眼眶以下完全缺失,左侧残留的面骨也粉碎性骨折,在这样的情况下为陈勇再造眼眶、鼻梁和口腔,而且还要让嘴巴能动,实在是难度太大了。若答应给陈勇做手术,那对他个人和医院来说,都将是一个严峻的挑战。有人建议:还是赶快让他们夫妻俩转院吧!

考虑再三,刘教授没有这样做。他邀请全院的专家、教授一起做了一次会诊。会诊没能商量出一套可行的办法,但刘教授也没通知李秀清夫妇转院。他还在作努力。

当医生为找不到好的治疗方法感到为难时,李秀清和丈夫对医院却寄予了极大的希望。看到医生们对丈夫的病情说得都挺有道理,每个人都很内行,李秀清想,他们一定有办法救丈夫的。她流着眼泪哀求道:“我们就在这儿住下了,什么地方也不去了,你们一定要想办法为陈勇进行治疗。”此时,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在李秀清的心目中,可能是最后一个希望。

陈勇受伤后没有了嘴不能说话,而且他识字不多,无法把自己的想法写出来,只能通过眼神与手势与妻子交流。到了吃饭时间,他就指指妻子,再指指自己的肚子,意思是该吃饭了。如此简单的事情他用手势表达出来,别人尚好理解,若是更为复杂的事情呢?陈勇的如此状况若得不到改善,不仅他本人痛苦,其妻李秀清也跟着痛苦,也许压力更大,未来这一家人的生活将很难为继。专家们觉得,不能让他们就这样离开医院。若他们回去,陈勇的生活状态肯定不会好,且随时会发生生命危险。

面对病人的期待,刘教授决心尽力帮助陈勇和李秀清,让他们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可究竟采用什么样的技术手段,才能修复到患者想要的能吃饭、会说话的效果呢?这让刘教授感到压力很大:若是不能把病人治好,从职业角度来说,没给患者解决问题,那会令人感到非常痛心和自责。

就在医院的大夫为陈勇的手术承受巨大压力的时候,李秀清则在不安中焦急地等待医生诊断的结果。这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农村女人,不知从哪里迸发出源源不断的力量,每天悉心照顾着丈夫,即使再难,她在丈夫面前总是笑着给他鼓励,背地里则不知流了多少眼泪。见此情景,于心不忍的刘教授经常安慰陈勇夫妻俩:“放心,我们已请了国内数一数二的专家来为你治病,一定医得好的。”他知道,像陈勇这样脸部严重受损的病人,约有30%的人有自杀倾向,但陈勇3个多月来一直坚持治疗,顽强地活着,妻子李秀清对他的开导与照顾起了重要作用。他们夫妻俩患难见真情的行为,也激励着医护人员决心为陈勇寻找到最佳的治疗方案:即使是有风险,也要冒险作一次挑战。

决心下了,但到底怎么治大家心里依然没底。为此,全院专家、教授一连组织了几次会诊。85岁高龄的国家特一级教授周树夏身患胃癌,已做了胃切除手术,但老人同情陈勇的遭遇,也来参加会诊。经过近一个月的反复讨论,精心为陈勇准备的一整套手术方案终于出炉了。预计通过手术后,陈勇的外形基本上能接近正常,其咀嚼功能和说话功能,也能达到正常人的50%。如此效果对陈勇来说,应是相当不错的。

终于接到医院准备为陈勇动手术的通知,那一刻,李秀清激动得流下了眼泪,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远在重庆的母亲。她呜咽着打电话时,妈妈问她:“你哭什么,不是有办法了吗?”李秀清道:“我是高兴啊!”

2006年1月15日,陈勇终于被送进了手术室。按计划,他将要进行4次大手术。第一次手术主要是复位左侧骨折的面骨,以后还要以左侧面骨为参照,一步步再造成右侧面骨的组织,全部完成后陈勇的嘴就能够动,呼吸也能恢复正常。由于其手术的复杂性在世界范围内也少见,三名日本的颌面外科专家闻讯后专程赶到西安进行观摩。

手术原计划6个小时,可一直进行了9个小时才结束。医生告诉李秀清:手术比预想的难,但效果比预想的要好,为下一次手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若后面的手术也进行顺利,陈勇重新过上正常的生活将不再只是一个梦!李秀清听后高兴地说:“来的时候是我扶着他来的,回家的时候应该是他牵着我走了。”想到丈夫又将成为自己的精神支柱,李秀清满心喜悦。

至今年1月15日,陈勇术后愈合良好。一段时期后,他将进行第二次手术,预计今年6月,就能康复出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