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大师「巴菲特」的「爱情侧影」 IIR · 留声机

8月 6, 2022 AOA体育官方网站

巴菲特清楚,他的成功背后有苏珊一半的功劳,“苏珊塑造了我”,类似的话,巴菲特在不同采访或纪录片中多次提及。

苏珊被认为有一种“平衡的力量”,这种力量“软化”了巴菲特的“机器脑”,没有苏珊,巴菲特可能不知道如何生存。

苏珊2004年离世前不久,接受过她和巴菲特的共同好友——Charlie Rose的专访,这个专访也是她生前唯一的视频专访。

Charlie Rose转述了巴菲特对她极高的评价,她却说,“沃伦太特别了,我能给予他最好的东西,只有“无条件的爱”(unconditional love)”。

苏珊原本以为自己会嫁给一个对社会有价值的服务者,却没想到,嫁给了一个只会大把赚钱的投资家。

但巴菲特从来不看重钱,他只把财富当做“记分卡”(score card),他是一个天才,幽默但也孤独,这世界上,没有人比苏珊更懂他。

但苏珊1977年突然离开了他们奥马哈的家,2003年查出癌症后,虽然治疗顺利,但苏珊还是在2004年离开了他。

爱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你无法控制它。如果你对人有爱,你就会得到更多的爱;如果你抓紧不放,你就会失去。

在与苏珊相识前,巴菲特曾迷恋一个叫贝蒂·加拉格尔(Betty Gallagher)的奥马哈女孩。为了赢得芳心,巴菲特开始学习乐器尤克里里,不过Betty并未动心(但尤克里里从此成了巴菲特偶尔会在派对或会议上“秀”一把、常演奏的小乐器)。

第二年(1950年),巴菲特与苏珊相识。但事实上,巴菲特和苏珊的父亲——心理学教授比尔·汤普森已是多年老友,巴菲特的妹妹Roberta(罗伯塔),也与Susan是西北大学读书时的室友,关系相当好。

那时,苏珊并没有对沃伦一见钟情,反而印象并不好。但巴菲特幽默风趣,还与苏珊一起跳了很多舞,直到苏珊生命的最后,她仍记忆深刻。

1952年,两人结婚,此后育有3个孩子:苏茜(慈善家,生于1953年)、霍华德(商人等,生于1954年),以及彼得(音乐家,生于1958年)。

大概是无法忍受巴菲特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投资上,在婚姻维系25年、孩子们都上了大学后, 1977年,45岁的苏珊毅然离开奥马哈,独自一人搬去旧金山,走上她一直忠爱的演唱事业道路。

在Susan离开奥马哈之前,她请朋友Astrid Menks(阿斯特丽德·门克斯)照顾巴菲特,因为很早苏珊就知道,巴菲特无法照顾自己。

随后长达近30年的两地分居,两人的感情依旧还在,苏珊对巴菲特仍充满爱意。“天才一般都是孤独的”,“我们像两条平行线…但只要他需要,我都会在。”

苏珊、巴菲特、Astrid三人此后的关系也非常要好,每逢节日,她们会联名为朋友们馈赠礼物,落款依次是“巴菲特、苏珊和阿斯特丽德”。

2003年,苏珊被诊断出口腔癌,在她接受手术及治疗、并已恢复到可以参加巴菲特的年度股东大会时,却在2004年7月因中风去世。

两年后,76岁的巴菲特与“长期伴侣”阿斯特丽德举办了一个简单婚礼,在一家海鲜店,宴请了宾客。

今日七夕节,IIR特别制作一期视频,完整分享了Charlie Rose 2004年对苏珊的专访。这场专访,讨论的问题大多有关沃伦,但也处处映射了苏珊对于他们之间爱情的遗憾与无奈,以及对于成全巴菲特这个“天才”的无私与慷慨。

也难怪,采访的最后,Charlie Rose说,Susan,你和沃伦一样聪明、杰出和优秀。

以下为当时完整视频,及IIR精心整理出的完整视频内的重要节点与发言(部分基于表达的需要对原话进行了重新表述)。

巴菲特家族与汤普森家族是世交,但苏珊与沃伦的第一次见面却并不愉快:Who is this jerk?但苏珊的父亲非常喜欢他。

苏珊最终选择了沃伦,因为他总能逗她笑。那时,他们也总一起跳舞,不过当他们结婚后,就再也没有一起跳过舞。

巴菲特向Charlie Rose说过,没有苏珊,他没有今天的成就。但苏珊却说,沃伦太特别了,我能给予他最好的东西,就是“无条件的爱”(unconditional love)。

巴菲特说自己要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可苏珊却不屑一顾。她觉得那就像随便某个人说,“我要成为莫扎特一样”,她根本不在乎那些。

她以前以为,自己要嫁给一个牧师或者医生那样对社会有价值的人,却没想到,自己嫁给了一个“只会赚一大堆钱”的投资家。

苏珊:沃伦对我评价那么高,我想还是因为我了解他。有时候,像他这样的天才是孤独又独立的。

他似乎从来没有变过,他一直看似幽默,但又有一个自己的“城堡”,因为他害怕,他并不了解那些他想接纳的人。

时至今日,应该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我的父亲(心理学家)和我说,他不是一般人,我需要理解他。

Charlie Rose:巴菲特获得了那么多成就,他哪些变了,哪些没变?

苏珊:几乎没变过,他不像其他人(赚钱是为了花钱),因为金钱对他而言,就是”记分卡“(score card),他就是喜欢那种和自己比赛又赢了的感觉。

沃伦工作很勤奋,但不寻常的是,他睡眠很好。他工作间隙有时候小憩一会,晚上睡得也非常好。不像一般位高权重的人,都不大有好睡眠。

苏珊:你知道,我希望有一个地方,在那里我可以有自己的房间(视频里似乎还有很多欲言又止)。

沃伦去看我时(虽然他从来没看风景),但是却说,那里环境很好,色彩鲜艳,很适合我。

和沃伦在一起,并不代表你们在一起。当他愿意和你“连接”时,你们之间的思想才能连到一起。但时常,我们是两条“平行线”。

我离开他后,沃伦也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意识到,我并没有离开他。因为他需要时,我都会在。

关于沃伦,我有个非常搞笑的家庭故事,可以说明一切:很多年前,我感冒病得非常厉害,就让沃伦去厨房拿个盘子过来,结果“叮当“一顿声响后,他拿来了一个带着孔的滤锅。在我告诉他这不对后,他又找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滤锅下多了一个托盘。

我嘴里动了手术,现在说话有点变了。我的生活已经很精彩,我已经是个老人,现在我感觉还好。

苏珊:我没什么抱怨的,但有些对他的报道我觉得很生气,不公平。他确实不是一个创业者,他是一个投资家,不能把一个苹果与一个橙子、一个律师和一个医生相比。

Charlie Rose:你女儿苏茜曾说,你在家里自称自己是“老年吉普赛人”(Geriatric Gypsy)?

苏珊:我不在一个地方待很长时间,人们不用知道我,但最终,我还要回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