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搅拌机的

视频]搅拌机掀掉半边脸 缺面男只剩一只眼

他的半边脸没了,舌头在外面,一眼就可看到喉管。有医生说,即使他能够活下来,但想让他恢复吃饭和讲话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坚强的妻子始终没有放弃,联手西安市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创造了人间奇迹。

2005年10月的一天,一名年轻妇女搀扶着一个男人走进了西安市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二人的到来立刻引起了人们的注意:那个被搀扶的小伙子,脸被纱布和口罩裹得严严实实,显得异乎寻常。当接诊的医生、护士揭开那小伙子脸上的口罩和纱布时,人们一下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一个胆小的护士还吓得叫出声来。

那张脸犹如恐怖片里的恐怖镜头:大半个脸没有了,眼睛瞎了,眼皮耷拉着,面部是一个大洞,舌头在外面,直接就可以看到嗓子眼里面去。

小伙子名叫陈勇,来自重庆市油溪县。受伤前,他拥有清秀的面容和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2005年7月19日这天,一场意外事故彻底打破了平静的生活。

那天,在镇上一家蚊香厂任机修工的陈勇,发现拌料的搅拌机底部裂了一条缝,就关了搅拌机电源,将头探进机器里去焊接,可匆忙中的他没按操作规程关闭总电源。一个工友不小心碰动了搅拌机电源,机器突然转动起来,上半身在搅拌机里的陈勇顿时一声惨叫。得知陈勇出事故了,同在一厂的妻子李秀清的第一反应是:丈夫的手可能断了。没想到从搅拌机里拖出来的丈夫伤得如此惨烈:他多半边脸的皮肉被掀走了,面部血肉模糊,骨头外露,生命垂危。

在几公里外的江津市医院,医生帮陈勇止血后告诉李秀清,陈勇随时有生命危险,而更坏的消息是,即使他能够活下来,以后也没有嘴没有脸,不能说话、吃饭,只能像个怪物一样生活。

李秀清不甘心就此放弃,她把丈夫转到了重庆某大医院。经过一系列的复杂手术,陈勇的命保住了。但医生告诉李秀清:想让陈勇恢复吃饭和讲话是不可能的。希望破灭了,李秀清当即伤心流泪。手术后陈勇没有了嘴巴,口水不断顺着伤口流到脖子里,而且只能靠气管切口呼吸,通过胃管注射食物维持生存,若治不好,他将一辈子这样痛苦地活着。

The Paper

按照无痕处理原则,大家应该同时关注“妥善处理”和“源头减量”两个旅行和户外活动中的环境问题。

为什么现在好多女人认为不需要婚姻?原因就是现在好男人太少了,她们能看上的男人太少了。当女人邂逅到像雄鹰一样威武的汉子,这汉子能给她一个热辣滚烫的眼神,那她就肯定不会再说不需要婚姻,她就会跟他去流浪。如今的男人都是从小在这也不让干那也不让干的高度监管的环境中长大的,个个都是什么都不敢干的娘炮,女人怎么能看的上!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真不如单过。

我有几个认识,一是生产力继续得到解放以后,男女在社会劳动方面已经没有差别,古代那种女性对男性的依靠消失了。二是在家庭劳动中,女性比男性付出更多,特别是养育孩子多的家庭,所以男性的地位和作用继续下降。三是男性的专注力优势非常弱,女性的情感沟通优势却越来越明显,特别是管理学院,女性管理者已经越来越多,必然会影响未来职场结构。所以,男性在未来婚姻里没有任何优势可言,除非可以提供更好的情感价值,但是在这种教育环境下,情商只能靠自己锻炼了。

在中国的无痕活动实践中,为了更便于大家理解和应用我们把“无痕”概念简化成了三个原则:

·照顾好自己是指活动前提前做准备工作,让旅行更舒适安全减少意外,比如关注当地交通、天气、景区要求,提前在出发前就做好相应的物料准备,包括去除包装袋、简单处理食物和水果等,这样也减少了给现场的垃圾量。

·照顾好同伴是指在户外、旅行和露营活动中,要注意到还有其他游客和行人,停车、行走都应遵规有序,自己的行为和活动,不影响他人的正常活动。

·照顾好环境是指不改变当地的环境和生态原貌,除了不乱扔垃圾,还包括不攀折花草,不捞鱼摸虾,不追逐动物鸟类等等啊。

“除了影像什么都不带走”,“体面人做体面事”,这就是不留下任何痕迹的“无痕”啊。

视频]搅拌机掀掉半边脸 坚强妻子助夫重生

2005年10月的一天,一名年轻妇女搀扶着一个男人走进了西安市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二人的到来立刻引起了人们的注意:那个被搀扶的小伙子,脸被纱布和口罩裹得严严实实,显得异乎寻常。当接诊的医生、护士揭开那小伙子脸上的口罩和纱布时,人们一下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一个胆小的护士还吓得叫出声来。

那张脸犹如恐怖片里的恐怖镜头:大半个脸没有了,眼睛瞎了,眼皮耷拉着,面部是一个大洞,舌头在外面,直接就可以看到嗓子眼里面去。

小伙子名叫陈勇,来自重庆市油溪县。受伤前,他拥有清秀的面容和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2005年7月19日这天,一场意外事故彻底打破了平静的生活。

那天,在镇上一家蚊香厂任机修工的陈勇,发现拌料的搅拌机底部裂了一条缝,就关了搅拌机电源,将头探进机器里去焊接,可匆忙中的他没按操作规程关闭总电源。一个工友不小心碰动了搅拌机电源,机器突然转动起来,上半身在搅拌机里的陈勇顿时一声惨叫。得知陈勇出事故了,同在一厂的妻子李秀清的第一反应是:丈夫的手可能断了。没想到从搅拌机里拖出来的丈夫伤得如此惨烈:他多半边脸的皮肉被掀走了,面部血肉模糊,骨头外露,生命垂危。

在几公里外的江津市医院,医生帮陈勇止血后告诉李秀清,陈勇随时有生命危险,而更坏的消息是,即使他能够活下来,以后也没有嘴没有脸,不能说话、吃饭,只能像个怪物一样生活。

李秀清不甘心就此放弃,她把丈夫转到了重庆某大医院。经过一系列的复杂手术,陈勇的命保住了。但医生告诉李秀清:想让陈勇恢复吃饭和讲话是不可能的。希望破灭了,李秀清当即伤心流泪。手术后陈勇没有了嘴巴,口水不断顺着伤口流到脖子里,而且只能靠气管切口呼吸,通过胃管注射食物维持生存,若治不好,他将一辈子这样痛苦地活着。

为了修补丈夫脸上的窟窿,也为了寻回曾有过的那份平静与幸福,李秀清跑遍了重庆大大小小的医院,可结果总是令人失望。就在她几近绝望时,蚊香厂厂长刘鸿义终于联系上成都的一家大医院,据说这家医院在颌外科领域堪称国内一流,能帮助陈勇恢复脸部的部分功能。受到这个好消息的鼓舞,李秀清忙和刘厂长带着陈勇匆匆赶往这家医院。

没想到,这家医院的医生看过陈勇的伤情后,谨慎研究了一个月,给出的答复却是只能给陈勇做一个赝复体,这个赝复体没有什么功能,只是个假脸蒙着遮个丑,陈勇仍是不能吃饭,不能说话。

三个多月来,一直坚持认为有办法治疗的李秀清,此刻也感到前所未有的迷茫:究竟还有没有办法还丈夫一张能吃饭和说话的嘴脸呢?

就在李秀清感到一筹莫展时,刘厂长再次打听到了一个消息:位于西安的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也许能帮陈勇修复缺损的脸。虽然希望渺茫,李秀清还是带着丈夫踏上了前往西安的求医之路。临行前,她特意用纱布和口罩把陈勇的脸遮掩起来,以免一路上吓着别人。

从事此专业数十年,各种各样的伤见过无数的颌外科主任刘彦普教授,面对陈勇一时也没有什么好的想法。做了详细检查后,刘教授及其同事们更是感到无从下手。

正常人面部骨骼是下颌骨和上颌骨对称,面部左右对称。可从CT扫描可以看到,陈勇右侧面骨自眼眶以下完全缺失,左侧残留的面骨也粉碎性骨折,在这样的情况下为陈勇再造眼眶、鼻梁和口腔,而且还要让嘴巴能动,实在是难度太大了。若答应给陈勇做手术,那对他个人和医院来说,都将是一个严峻的挑战。有人建议:还是赶快让他们夫妻俩转院吧!

考虑再三,刘教授没有这样做。他邀请全院的专家、教授一起做了一次会诊。会诊没能商量出一套可行的办法,但刘教授也没通知李秀清夫妇转院。他还在作努力。

当医生为找不到好的治疗方法感到为难时,李秀清和丈夫对医院却寄予了极大的希望。看到医生们对丈夫的病情说得都挺有道理,每个人都很内行,李秀清想,他们一定有办法救丈夫的。她流着眼泪哀求道:“我们就在这儿住下了,什么地方也不去了,你们一定要想办法为陈勇进行治疗。”此时,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在李秀清的心目中,可能是最后一个希望。

陈勇受伤后没有了嘴不能说话,而且他识字不多,无法把自己的想法写出来,只能通过眼神与手势与妻子交流。到了吃饭时间,他就指指妻子,再指指自己的肚子,意思是该吃饭了。如此简单的事情他用手势表达出来,别人尚好理解,若是更为复杂的事情呢?陈勇的如此状况若得不到改善,不仅他本人痛苦,其妻李秀清也跟着痛苦,也许压力更大,未来这一家人的生活将很难为继。专家们觉得,不能让他们就这样离开医院。若他们回去,陈勇的生活状态肯定不会好,且随时会发生生命危险。

面对病人的期待,刘教授决心尽力帮助陈勇和李秀清,让他们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可究竟采用什么样的技术手段,才能修复到患者想要的能吃饭、会说话的效果呢?这让刘教授感到压力很大:若是不能把病人治好,从职业角度来说,没给患者解决问题,那会令人感到非常痛心和自责。

就在医院的大夫为陈勇的手术承受巨大压力的时候,李秀清则在不安中焦急地等待医生诊断的结果。这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农村女人,不知从哪里迸发出源源不断的力量,每天悉心照顾着丈夫,即使再难,她在丈夫面前总是笑着给他鼓励,背地里则不知流了多少眼泪。见此情景,于心不忍的刘教授经常安慰陈勇夫妻俩:“放心,我们已请了国内数一数二的专家来为你治病,一定医得好的。”他知道,像陈勇这样脸部严重受损的病人,约有30%的人有自杀倾向,但陈勇3个多月来一直坚持治疗,顽强地活着,妻子李秀清对他的开导与照顾起了重要作用。他们夫妻俩患难见真情的行为,也激励着医护人员决心为陈勇寻找到最佳的治疗方案:即使是有风险,也要冒险作一次挑战。

决心下了,但到底怎么治大家心里依然没底。为此,全院专家、教授一连组织了几次会诊。85岁高龄的国家特一级教授周树夏身患胃癌,已做了胃切除手术,但老人同情陈勇的遭遇,也来参加会诊。经过近一个月的反复讨论,精心为陈勇准备的一整套手术方案终于出炉了。预计通过手术后,陈勇的外形基本上能接近正常,其咀嚼功能和说话功能,也能达到正常人的50%。如此效果对陈勇来说,应是相当不错的。

终于接到医院准备为陈勇动手术的通知,那一刻,李秀清激动得流下了眼泪,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远在重庆的母亲。她呜咽着打电话时,妈妈问她:“你哭什么,不是有办法了吗?”李秀清道:“我是高兴啊!”

2006年1月15日,陈勇终于被送进了手术室。按计划,他将要进行4次大手术。第一次手术主要是复位左侧骨折的面骨,以后还要以左侧面骨为参照,一步步再造成右侧面骨的组织,全部完成后陈勇的嘴就能够动,呼吸也能恢复正常。由于其手术的复杂性在世界范围内也少见,三名日本的颌面外科专家闻讯后专程赶到西安进行观摩。

手术原计划6个小时,可一直进行了9个小时才结束。医生告诉李秀清:手术比预想的难,但效果比预想的要好,为下一次手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若后面的手术也进行顺利,陈勇重新过上正常的生活将不再只是一个梦!李秀清听后高兴地说:“来的时候是我扶着他来的,回家的时候应该是他牵着我走了。”想到丈夫又将成为自己的精神支柱,李秀清满心喜悦。

至今年1月15日,陈勇术后愈合良好。一段时期后,他将进行第二次手术,预计今年6月,就能康复出院。